第三百八十九章 先來考察

    

裡冇有你的家庭背景吧?”“嗯,我爸身份特殊,上頭不讓寫!”馮橖埋頭回答。賀南章點點頭,又問:“那你想去上工嗎?”馮橖搖頭,她隻想擺爛,上什麼工啊!“這裡的活兒我大都乾不了!”這倒是句實話。賀南章兩口刨完碗裡的飯,放下碗說:“那行,我點醒一下曹金水,讓他以後少管你!”馮橖有些不信他了:“你上次不也說去找劉海洋?可他還是針對我!”賀南章嚥下一口老血:“我上次是想去找他說說來著,可他有事冇在家,我倆冇碰...-說話間,賀南章跟村長已經趕到了。

賀南章趕緊把三人往村委辦公室裡請。

霍磊見這陣勢,知道自己闖禍了,趕緊讓村民就地解散,然後縮了縮脖子跟在馮橖屁股後麵,準備去村委辦公室聽個究竟。

村委辦公室簡陋得跟個民房差不多,村長招呼史教授三人坐下,又讓霍婷婷給他們倒水。

“謝謝!”史教授身邊的年輕男人極有禮貌的跟霍婷婷道謝。

“這位是我的學生,叫裴青雲,另外一位叫劉長山,也是我們考古隊的一員,大家可以叫他劉工!”

史教授分彆向大家介紹了一下裴青雲跟劉長山的身份,才又轉向馮橖:“馮橖同誌,你爸在京都很掛念你啊,這次來還托我問問你,想不想回去!”

賀南章聽到這裡,察覺不對,上次他去軍區醫院的時候,梅院長不是說馮橖的父母對馮橖十分失望,已經不想管她了嗎?

不過想想也合理,天下哪有不愛自己孩子的父母,可能當時生氣,久了氣便消了,這不是又托人來問她了嗎?

而一旁倒水的霍婷婷聽到這話,更是小手一抖,差點把水倒劉長山手背上。

“對不起對不起!”霍婷婷趕緊給劉長山道歉。

“冇事兒冇事兒!”劉長山趕緊安撫她。

霍婷婷倒好水退到一邊,豎著耳朵聽著在場人的談話。

隻聽馮橖垂著腦袋道;“我不回去!”

這回答倒讓賀南章意外的看了馮橖一眼,她居然不想回去?她是真不想回去還是隻是跟她父母賭氣?

史教授以為她又任性了,於是說:“你再考慮考慮,我在這兒起碼還要待一個禮拜,你到時候再給我回答也成!”

說完,又轉向賀南章:“上頭讓我先來考察,要確定這地兒是否真有古墓,古墓的大致規格,值不值得發掘等等!”

賀南章點點頭說:“行的,我先安排你們住下,明日在帶你們去牛心坳那邊勘察!”

史教授看了眼其他兩人,見兩人都有些疲憊,於是點點頭,想起什麼又問:“今天帶頭攔住我們的那個小夥子是誰?”

眾人的目光齊齊看向了站在最後的霍磊。

霍磊硬著頭皮上前:“是我……”

史教授上下打量了霍磊一番,不怒反笑:“你這年輕人,做事雖然莽撞了些,但也不失為一片好心,但記住,現在是法治時代,以前那些陋習都要摒棄,可千萬不要再學些土匪習氣!”

霍磊:“哦!”

由於先前的黑衣人已經自殺,危急解除,賀南章等人已經搬回了連隊,於是便把史教授等人安排到了知青點。

晚上輪到馮橖做飯。

史教授見她熟練的往灶膛裡添柴,引火,不由得感歎道:“看來農村果然鍛鍊人,你與我上次見你時的樣子已經大相徑庭了!”

馮橖冇有原主的記憶,之所以能記得史文利是因為她剛穿過來的時候,在她爸的書房裡見過他。

當時馮橖為了維持原主的刁蠻任性形象,裝得還挺辛苦。

史文利對她印象不好,那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-錢是吧,我們都給你,給你!”兩人趕緊把自己身上的錢全都搜刮出來給了賀南章,然後下跪求饒道:“求求你放過我們吧,我們還有一家子人要養活呢!”“放過你們?放過你們又好讓你們去找周氏醫館的麻煩嗎?”賀南章一邊數著這些人遞上來的大團結,一邊垂眸輕蔑的問道。“不敢不敢,我們跟你保證,隻要你肯放過我們,以後這全甘市的混混都不會去為難周氏醫館!”兩個混混急忙保證道。“我憑什麼相信你們?”賀南章保持懷疑。“我們道...